未成年人打赏款可通过法律追回

据报道,彭先生夫妇在广州打工,14岁的儿子小彭读初中,在暑假中常看直播,还对女主播谎称18岁,并用妈妈的金融账号打赏16万元,女主播晒中学生信息,彭师傅大怒:“你骗了他的钱,还把这些信息发上去干嘛?”                                                据报道,彭先生夫妇在广州打工,14岁的儿子小彭读初中,在暑假中常看直播,还对女主播谎称18岁,并用妈妈的金融账号打赏16万元,女主播晒中学生信息,彭师傅大怒:“你骗了他的钱,还把这些信息发上去干嘛?”小彭暑假时和同学进了一个游戏玩家QQ群,QQ群里有人拉他们去“触手TV”直播平台,说是看高手怎么玩游戏。小彭认识了触手TV主播“大乃敌”,他给自己取了个网名叫“独宠大乃敌”,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打赏16.6万元。“我只知道她姓什么,其他信息都不知道,语音都没有聊过,就是QQ打字交流。”14岁的男孩子,对女主播已经相当痴迷,“当时也问过她几岁,她说是22岁,我说我18岁,想把自己装成大人的样子。”事情发生后,彭师傅用儿子的账号登录了触手TV,去看儿子到底在玩什么看什么。越看他越想不通,怎么会有这样的游戏,这样的游戏直播有什么好看,为什么要花真金白银去送给一个连面都见不到的女主播。站在一旁的妻子看到儿子的个人信息被挂到网上后哭了,网络世界让这个只有小学六年级文化水平的女子觉得有些害怕。彭师傅和妻子10年前就到广东某服装厂打工。缝一条牛仔裤裤头赚几毛钱,夫妻俩一天能缝上千条。这16万元是夫妻俩10年的所有积蓄。妻子将钱放在余额宝里,因为利息比银行活期高一点,儿子知道支付密码。谁又能想到,这些钱竟这样没了。触手公司法务说,已经联系让女主播把发布的小彭个人信息删掉,在国庆之后会和彭家联系商量事情的解决方案。直播拉近了人们之间的距离,也让更多的人能够有平台去展示自己。但随着直播的发展,却屡屡爆出诸多负面新闻,一时间让人无所适从。14岁、2个月、16万元……新闻里的一组数字,让人们对熊孩子的“与时俱进”有了更直观的认知。直播平台的乱象早已有之,此前就有“8岁男童将家里9万元的积蓄用于打赏游戏主播”、“女孩用父母25万积蓄打赏主播”等新闻见诸报端。但此次事件的恶劣之处在于:该主播在小彭交代真相后,竟将小彭的个人信息进行公布,并任由其他粉丝嘲讽。且不说小彭仅是一名14岁的孩子,还未成年。就算是一名成年人,他的个人信息也不应被他人任意披露。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明确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披露未成年人的个人隐私。”而在此次事件中,该名主播不仅未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对小彭的个人信息进行保护,反而将其披露于公众眼前。此种行径已然涉嫌侵犯未成年人的隐私权。可通过法律途径追回钱款究竟未成年人给网络主播打赏是不是无效的呢?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冯世锋认为,我国的《民法通则》规定,十周岁以上未满十八岁的未成年人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进行与他的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活动,其他民事活动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征得他的法定代理人的同意。“13岁的少女用其父母的钱打赏一个网络播主,主播的内容与其健康成长的需要并无必然关系,少女的这种行为无论定义为赠与还是消费,都与她的年龄、智力、经济能力和日常需求不匹配,也未得到法定代理人(父母)同意,因此是无效的民事行为。”冯世锋说。冯世锋建议,少女的父母可以通过法律途径(如起诉)要求播主返还钱财。如果该播主采取恶意的手段诱骗、胁迫少女进行支付,父母还可以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侵权责任法》要求博主承担侵权责任。在移动互联网普及的当下,父母对孩子的监护面临新的挑战。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唐丽认为,在尊重孩子的隐私权、适当自主权的前提下,父母不仅要关心那些看得到的日常风险,还要关心孩子在互联网上的种种行为,教会他们防范互联网的风险。“家长一方面要从技术操作层面减少孩子在互联网上进行与其年龄、智力发育不相符的行为的机会,例如对电子支付工具进行加锁,保管好密码、Ukey;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自己也要学习互联网的风险知识和案例,引导孩子健康积极的互联网使用习惯,帮助孩子们自觉养成风险意识。”唐丽说。